::: 幸福農村

找回兒時的故鄉印象(鐮村社區) (鐮村社區) 2012/12/17

豐原鐮村社區--由這群中生代的鐮村人(由右至左:林春非、林雪凰、廖巧玉、林隆源、林格充、吳炯彬)一起打拚,鐮村社區一定可以再創「金谷」傳奇!
  農業沒落、工廠進駐農村以及人口外流老化,中生世代鐮村人無法再坐視家園幾十年來
  停駐原地不動,任由這片土地繼續凍結在時間的黑洞裡,
  無聲息地衰敗下去。鐮村人站起來,為自己的家園再創「金谷」傳奇!

車行過豐原市區邊緣的金谿橋,就進入鐮村社區了。開著車的社區營造員廖巧玉解說,大橋下方的旱溪是鐮村與台中市潭子區的界分。鐮村以自然山水為界,東靠金崠山,北隔烏牛欄溪與豐田里相鄰,南臨溪谷與潭子區的新田社區相望,社區四方被天然環境捧護在心窩上,難怪先人讚稱此地為「金谷」。
時至今日的發展,位於市區東南邊陲的鐮村,卻吊掛在爹娘不疼,姥姥不愛的尷尬位置,窘境原因脫離不了農業沒落,工廠進駐農村以及人口外流老化等這幾個農村共同面臨的問題。
雖然是嫁來鐮村當媳婦,廖巧玉可是把鐮村當自己的家鄉在努力奉獻。

培育人才 為農村再生扎下厚實根基
「農村再生計畫是我們改變的契機。」嫁來鐮村當媳婦20多年的廖巧玉激動說著。她是一個熱情無人可比的社區營造員。因應水保局推廣的農村再生計畫,社區發展協會的核心人物在1999年成立非正式編組的農村再生促進會。擔任本屆會長的林春非說,鐮村在促進會成立之前,就投入水保局推動的培根計畫,從2008年開始第一階段關懷班課程,到民國2010年完成培根計畫四階段課程,前後花了3年時間。
培育人才是讓鐮村活起來的第一步扎根計畫。社區發展協會前任理事長吳炯彬說,藉由培根計畫的課程教育,把社區一群有心但不知從何著力的人,培育成社區發展的推手。同時,也凝聚社區共識,大家觀念一致,社區改造才可達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社區在今年初通過農村再生計畫。當初進行提案企劃工作時,沒有老師指導協助,全靠眼前這群不知企劃書長啥樣的幹部們自己搞定。林春非說:「如果沒有促進會總幹事林格充,我們跟再生計畫就絕緣了。」他是提案企劃書的主力首腦,負責創意規劃;里長兼理事長林隆源是公關高手,負責於促進會與居民之間協調溝通安撫,第七鄰長林雪鳳
以及社區幹部林坤地則是非常用心的協力助手,每一個人都是重要的螺絲釘。
圍坐在百年茄苳老樹下,這群幹部成員搶著說明社區發展的積極態度,愛家園的熱情躍然而出。
鐮村在農村社區中土地面積以及人口都屬於中型社區,大部分鐮村的中生代壯年不願接手傳承的務農工作,寧願自己出外拚事業,林春非就是一例。他家種葡萄,自己在大都市經營提琴樂器公司,父親過世後,葡萄田無人接手,成了待規劃的荒田。
土地廢屋閒置問題之外,還夾雜工廠和集合住宅群落,鐮村已經不是一個典型的農村社區。然而蘊含著深厚人文寶藏的家園,只有土生土長的當地人瞭解其價值。於是,在通過農村再生計畫案的第一階段四年計畫中,依照社區特點主打三大重點:溯源整理鐮村的人文歷史、恢復菸樓樣貌,以及育養生態區。

這個中西結合的土地公廟,也是全台少見,是鐮村居民的驕傲。
有日本鳥居的土地公廟 全台獨一無二
「土地公廟是我們的寶。」一直默默在一旁傾聽大家說明的林隆源,非常有感觸地說著。這是經過文史老師的講解,大家才知道每天經過、不覺有何稀奇的土地伯,原來有著如此豐富的人文典故。
「你看過有日本鳥居的土地公廟嗎?」他們驕傲地著。這座廟建造於1936年日據時代,由當地的士紳林慶通捐地打造,除了小巧方正的廟埕前有一座樸拙的日式鳥居之外,廟緣頂上的建築造型似地藏王菩薩的頭冠,前方四列石柱圍住神像,細看石柱上的對聯題字,字體皆不同。「台灣找不到第二座,這是我們的資產。」
在鐮村的6座土地廟中,除了結合中日歐風格的土地伯,靠近鐮子坑溪舊聚落的西洋巴洛克造型的土地公廟也非常特別,這座廟位處早期聚落居民上田下工主要幹道旁,土地伯傍著溪水,仰望著金崠山,庇佑這塊土地。儘管土地上的農作從甘蔗、換為菸葉、轉成葡萄,到現在幾乎被綠竹筍取代,土地伯總能夠與鐮村人一起走出自己的路。
不種葡萄而以另一種方式愛家園的林春非說,台灣第一個在電視上打出觀光果園這個名號的,就是鐮村的葡萄園,社區幹部大夥帶我們沿著小徑,來到鐮村最大的葡萄田,雖說是「最大」,但1000多坪土地種植的葡萄樹也不過40多株。


菸樓 看盡鐮村的風華起落
葡萄田隔著小徑仰望衰老的菸樓,兩種作物前後見證鐮村曾經的風光,尤其是50、60年代極盛一時的菸葉產業,將鐮村的風華景貌推向巔峰。
「鼎盛時期,菸田占農村80%的田地,村子有100多座菸樓,可說家家戶戶都靠菸葉過活。」 還抓到菸葉產業尾端時期的社區幹部林坤地說,小時候都要幫忙大人串菸葉。當時菸葉屬於高經濟作物,雖然冬天採菸葉,要忙著整理、串烘菸葉,菸樓烘菸的火24小時不能停,非常辛苦,但只要忙完一季,賺來的錢足以買房蓋樓,買地娶媳婦了。
對於像林坤地同是50多歲的鐮村人來說,孩童時期大夥鑽在菸樓裡抓蟑螂烤來吃的畫面,仍是無法磨滅的記憶。無奈社會的改變將孩提的遊戲場侵蝕成雜物垃圾堆放的閒置空間。儘管風華已逝,但菸樓還在,深受培根課程影響的菸樓主人也是葡萄園主,願意捐出菸樓作為社區使用。林春非說,菸樓硬體建築還完好,製作菸葉的工具也還堆放在裡頭,希望透過再生計畫,將廢樓改造成菸葉文物館,讓鐮村後代知道,自己家園曾經引領風騷的產業樣貌。



達成不可能的任務 讓住在鐮村成為驕傲
捐出自家土地的不只是菸樓主人,促進會總幹事林格充也將自家1200坪土地捐出,做為活動廣場公園以及生態培育區。去年完工之後,鐮村的大型活動、社區集會所都有了落腳空間,目前規劃每個月第3個週日,固定舉辦假日農夫市集。在綠地廣場的一角,則由林格充的哥哥成立自然生態工作坊,負責復育螢火蟲、養殖蝴蝶。林格充說,每年7月之前,在生態區都可以看到紫斑蝶飛舞美姿。
鐮村投入農村再生計畫不遺餘力,3年來沒有缺席水保局舉辦的任何一場活動。這些成果都是一步一腳印走過來的成績,尤其鐮村的外來人口占6、7成,他們對居住地沒有太多共識以及凝聚力。而剩下的30%,大多是每天拿鋤頭工作的農人,要這群土生土長的農人理解並願意一起來改變社區,就像是前理事長吳炯彬的形容:「這比不可能的任務還要艱難。」
集結外來新居民以及一輩子農耕的耆老,點頭願意參與推動社區,這群中生代的鐮村人辦到了,而且難得的是,不只是表面建設,而是社區從下而上的自發自覺,家園樣貌由居民決定,不管任何單位的補助或者自己募款得來的經費建設,不僅有環保志工隊負責維護,也發由地主或者附近居民認養,絕不讓建設成為蚊子館。
佇立在鐮村社區唯一的一條道路鐮村路上,隔著綠油油的稻田仰望金崠山,黑瓦白牆的菸樓安穩立於其中,再生計畫第3年計畫將規劃單車步道以及一條藝術百花巷,讓遊人可以在眼前這片山水田園景致下騎著單車悠遊鐮村。
「我們要讓人看見鐮村。」這群土生土長的壯年們組織協會,抓住農村再生計畫的列車,奮力將社區推上這班列車。對於未來,他們信心滿滿;眼下的現在,他們很幸福,就像廖巧玉滿臉閃光地說著:「住在鐮村是一種驕傲。」

現在鐮村以葡萄和竹筍打出知名度,希望能將鐮村帶進另個產業高峰

社區名稱 鐮村社區
所在位置 臺中市豐原區 臺中市豐原區鎌村路465巷58號2樓
人 口 數
  • 社區簡介

    鐮村社區東靠金崠山,北隔烏牛欄溪與豐田里相鄰,南臨溪谷與潭子區的新田社區相望,擁有全台灣獨一無二的日本鳥居的土地公廟。

  • 代表圖象

    代表圖象

  • Google 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