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中間主要內容區

::: 在地心感動

艷紅的記憶-金玉滿堂 發布日期:2015/12/30

有別其他柏油路,總是走著走著便不知不覺踏進了與其他巷弄不同氛圍的路徑,這樣的變化,就像秋天悄然來了似的,一點一點地,

榴中里巷弄

朱紅色的瓷磚整齊排列在地,因為雨水而濕潤鮮明。

不著痕跡,當你回神時,早已化為這條路的百年記憶。

 

榴中里-位在雲林斗六的一個小村莊,村里的人們生活簡單,但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從未減少,簡而不減的溫情,成了彼此重要的羈絆。黃昏時分,嘻嘻哈哈的笑聲,是孩子們放學的遊樂場;傍晚時刻,聚集了老老少少,坐涼談笑。村里的大家長-媽祖,半闔雙眼,莊嚴肅穆觀看子民,守護一分一寸的土地和居住於此的生命,我想,安定過日的居民,也是媽祖的深切期望。

長和宮

長和宮的媽祖,無怨無悔的守護村民。

一抹紅,在純樸的村里,撩撥了過路人的情緒,過了六十年,外表斑駁了點,但仍熠熠生輝,異常豐富飽和的色調,寂寥異常,萬彩千紅的基底,與兩旁的老厝相應,溢出已被淡忘的鮮紅歷史,昔日宛若一個個奇幻夢境。「居住在這間房屋的人是什麼樣子?」我的心裡低語著。

 

「看老厝嗎?」一句將我從額葉塊的深層拉回至現實的聲音,回首一望,老人正笑眼瞇瞇。「是呀!」我回應著,大聲回應,也回應參與著此時此刻此地此物彼此之間過去總總。「我很小的時候,它就在了。」倚坐在對面的老人,眼角的皺紋,因亮光而更加明顯,似睡似醒的眼眸,看著不知獨自度過多少的白天夜晚的紅厝,掛著一抹似笑非笑的上揚嘴角,他們是旁觀者也是說書人,為老建築粉上一層神秘色彩。而我只是過客,攜走屬於我也不屬於我的故事,繼續行走我的道。

 

老者的存在著實必要,他們為沉默無聲製造浪漫神話,創造關於情感、關於思緒、關於生命的種種型態,故事終有了圓滿結局,亦或還在進行,不打算結束的敘說?

 

輝煌仍在,如同當初為它命名的名字-金玉滿堂,似乎佇於巷弄的存在,哲人般沉靜的思索在深邃的背景中,隱沒著。門內無盡伸展的綠蕨,生生不息的蜷曲盤繞,被掩埋覆蓋的過去,遙不可及,卻以用另一種型態出現,演化今日觸手可摸的肌理。

榴中里巷弄

陽光照射的巷弄,有著百年記憶。

 

綠蕨生生不息,孕育全新的生命形態 藍的木頭,與厝的紅相映成趣
 
綠蕨生生不息,孕育全新的生命形態。 藍的木頭,與厝的紅相映成趣。

 

臨走前,因陽光耀眼到睜不開眼的我,緊閉的雙眼試圖睜大,我向老人道別,也回頭向這紅色歷史再見,霎時,彷彿看見一名婀娜多姿的女子,身穿提花刺繡的紅旗袍,梳理整齊包頭,眼睛含笑,微微向我行禮。是真是假?是實是幻?亦或光線與淚眼的折射?是什麼已無所謂,懷留心始,小小的心城早抹上一片紅。

金玉滿堂

經過60年仍風姿綽約,無論過了多少歲月,我相信它是永遠的金玉滿堂。

凋零?非也,是另種永恆的綻放。

作者:呂宜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