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 幸福農村

尋回原鄉自信原味 (南豐社區) 2016/09/20

仁愛南豐社區敬祖靈傳文化,尋回原鄉自信原味
  由於電影《賽德克.巴萊》,很多人才知道這個人數不多的原民族群。
  其實,對於南豐社區賽德克族年輕世代而言,也是在觀察與經歷不同文化的洗禮後,
  才終於體會、認識自己的文化,也因「知道自己是誰」,產生自信。

 


上圖:賽德克族「半穴屋」是以大量柱狀原木堆疊而成下圖:這裡原來是眉溪的河道,敏督利颱風沖刷下來大量山上的土石,形成現在的河川新生地。社區長輩正進行邊坡加強工程,未來將種植原生植物山胡椒、樹豆等,以及蜜源植物。  距離台中高鐵站大約90分鐘車程,路過埔里之後,再往山的方向延伸一些,就到達南投縣仁愛鄉南豐社區,這裡是賽德克族的世居地,一處十分靠近城市的原鄉。
為了興建賽德克族文化空間,南豐社區目前一片忙碌景象,整地、建屋、家具、織布、製作弓箭……全部自己來,年輕人趁此難得機會回鄉認識自己的文化,例如像社區發展協會理事王嘉勳這樣還不滿30歲、早早便離鄉念書的年輕人。
真正熟悉各項傳統技術的耆老,更是一刻不織布,這是傳承部落文化的好時機,也是眾人合力想讓外界更加瞭解賽德克文化的努力。

打造傳統「半穴屋」 展現賽德克文化內涵
「氣溫接近30度的近午時分,跟著王嘉勳循階梯往下走進接近完工的文化空間,頓時感覺清涼怡人,「因為屋子有一半在地面下的緣故」,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江嬌媚順勢機會教育,說明賽德克族「半穴屋」的建築特色。
如果想迅速全面瞭解賽德克族,包括「GAYA」對族人的規範力量、狩獵傳統、「出草」的剽悍與領域意識,仍在最後建置階段的文化空間,其實已經展示一切。
賽德克建築的主體,是以大量柱狀原木堆疊而成,輔以部分頁岩增加支撐的強度。「傳統的蓋法,原木與原木之間會刻意保有間隙,目的是通風與對外族入侵保持警戒。如果看見敵人就在屋外,透過牆上空隙射箭,可以立刻反擊。」
聽協會理事王萬全細說各角落配置的用意後,終於恍然大悟。原來賽德克族家屋,根本就是一座戒備森嚴的碉堡。半穴屋半隱於地下,光線無法直射屋內,巧妙創造敵明我暗的防禦優勢。如果攻勢猛烈,敵方破門而入,男主人的睡床就在門邊,自地下朝地上狙擊,敵人未必有勝算。
在文化空間的牆上,現在掛著真正可以使用的弓與箭,別小看木弓與看似不太銳利的箭頭,眾人異口同聲強調:「獵山豬就靠它」。
王萬全說:「電影《賽德克巴萊》中使用的弓箭,就是我們做的。」顯示南豐社區的狩獵能力果然名不虛傳,部落裡的獵人常會露兩手設陷阱的絕活,對遊客及小學生,也一直有常態的弓箭製作教學。
家屋角落總有一盆火,火勢不大、冒著煙,這盆火在賽德克族過往生活裡,有保暖、驅蟲、保鮮食物的實用功能,「當男人外出打仗,會交代女人將火看好,千萬不能熄滅,滅了對出外者的安危是不好的預兆。」

這盆火在賽德克族裡有很多實用的功能,也是男人外出時安危的預兆。
GAYA與白巫術的約束力量
比起建在地面上的平房,半穴屋不能輕易登堂入室的特性,也區別人際的遠近親疏。「根據我們的『GAYA』,也就是祖訓、規範的意思。」王嘉勳轉述父執輩教他的規矩,「有長輩在的時候,不可以開玩笑;另外,除非主人邀請,否則,不同家族的人,不能隨便進別人家屋。因此,以前即使族人不鎖門,也不會有人偷東西。」這除了反映賽德克族文化裡對領域、對人我界線的格外敏感,也不能忽略白巫術對於族人行止產生的震懾作用。
賽德克族巫術有「黑」「白」之分,不正派的黑巫術已經失傳,幾近正義化身的白巫術可以治病、保護農作物不被偷竊、收驚驅魔。如果偷了被施以白巫術的農作物,「嘴巴會爛掉」,必須由巫師解除魔咒才能痊癒。被族人稱為「賽德克族哈利波特」的王水河,是南豐社區碩果僅存的巫師。他說,白巫術所要學習的兩種咒語並不難,難的是必
須傳授給「心很好」的人。他能幫人治病驅魔,「都是祖靈幫忙。」
現在族裡正為誰來承繼白巫術陷入兩難。王水河希望傳給部落裡公認的好人王萬全,他是王嘉勳的爸爸、江嬌媚的先生。但是,巫師下一代泰半有殘缺的傳說,也令人心生畏懼,「媽媽擔心會影響我,所以堅決不答應。」王嘉勳說。


文化傳承很辛苦 但是一定要做
不過,無論白巫術是否後繼有人,王嘉勳都會努力以年輕一代的方式,傳承賽德克文化。江嬌媚是個重視孩子教育的嚴厲母親,雖然沒有明說,但是她努力不再讓下一代揹負一般人對原住民的刻板印象,「我很一板一眼,在孩子求學階段,晚上都在家陪孩子讀書,隔壁唱卡拉OK唱得晚一點,我就會到門口去罵人。」江嬌媚態度堅決,「我要讓別人知道,原住民不喝酒也會有朋友。」
國小一畢業,王嘉勳就在母親的期待下,離鄉到嘉義念書。同學取笑他是「番仔」,或是冷嘲熱諷原住民身分可以在升學考試中加分,都讓他很不開心,「但是,當我告訴別人,『對!我就是原住民』時,我自己卻說不出原住民是什麼?」他和弟弟也不太會說賽德克語。
這也是嫁到南豐社區成為賽德克媳婦的范心怡心中憂慮。雖然媽媽是泰雅族人,但從小在高雄市長大,范心怡對原住民文化一無所知,直到大學時跟著老師來到南豐社區做田野調查,與先生結識、結婚,她才開始對傳承原民文化產生使命感。范心怡現在是兩個孩子的母親,「我自己不瞭解原住民,很怕我的小孩跟我一樣。」即使預期未來3、
4年內推動賽德克族文化傳承的工作會很辛苦,但是,「延續性的工作一定要做。」
年輕人早婚的情形,在社區裡依舊常見。當孩子生下來,男方入伍當兵,女方往往被鄰近都市五光十色的次文化吸引,導致家庭問題。江嬌媚在孩子長大以後,擴大自己的母親角色,她曾經認養社區裡28個單親家庭子女,後來因為敏督利颱風重創家裡的養魚事業,她將多數孩子轉介給世界展望會及家扶中心,自己則持續照顧著6個家庭。

左圖:以「綠生循環農法」種出來的甜椒,已經受到社區農民的肯定。右圖:江嬌媚(右)和范心怡(左)都希望藉由自己的力量,改變一般人對原住民的刻板印象,讓大家更了解賽德克族。

敬天愛土地 採用綠生循環農法
「我們常說,男人會退伍,但女人卻不會退伍。」意指年輕的媽媽很難迷途知返,因此再造成下一代的教養問題。江嬌媚相信教育的力量,她要為中輟生開跆拳道班、幫小朋友開課輔班,「我們的孩子不能個個念台大,但是基本門檻要過。」同時,她也會基於母親的立場,協助年輕人實現傳承原民文化的夢想。
前原民會主委瓦歷斯貝林卸任後,回到家鄉繼承父業,經營綠生農場,在王萬全協助下,推廣自日本引進的綠生循環農法,目前在埔里、霧社一帶已有9個農場採用,揚棄以往使用農藥、化肥的慣性農業,成果有聲有色。以甜椒為例,慣性農業栽種約可採收3個月,以綠生循環農法栽種則可連採6個月。最重要的是,使用農藥對健康危害極大,「部落裡的農夫,很少活過60歲。」王萬全曾經連續8年從事慣性農業,「每噴一次農藥昏一次,」現在他要向族人證明,不用農藥也有好收穫。
在南豐社區,人們看見賽德克族對GAYA、對祖靈不變的敬重;對文化、對社區、對生產方式的追尋與反省,以及上下兩代為熱愛的世居土地,付出真摯情感。
 

 

社區名稱 南豐社區
所在位置 南投縣仁愛鄉 田明德
人 口 數 1.126
  • 社區簡介

    南豐社區位於埔里往霧社的台十四甲線公路旁,位居霧社風景區之門戶,行政區域屬南投縣仁愛鄉,是一個賽德克族及漢人共同居住的聚落。在原住民文化資產上擁有光榮的歷史與優質的傳統文化,人文資產豐富而多元。 產業是以農業為主,近年來致力於推動無毒農業的發展,希望藉此開創南豐的農村特色,除拓展農產品的銷售管道外,進而增加村民的生活收益。各方面的人才濟濟,是個極有發展潛力的賽德克部落。

  • 代表圖象

    代表圖象